兰兰要挎篮篮

半辆总被屏蔽的🚙

关于那辆车

其实本来是这样的
        受:俊朗型的撩妹直男有肌肉但不夸张比较健谈(27,28岁的样子),太长时间没写就变成了,平常玩游戏的瘦弱菜鸡很怂(25岁只小不大),年纪也比一开始设想得要小,以后的话,会变成护短的超爱攻的小媳妇受,过日子的那种。
         攻:热带雨林气息的强壮大叔(35岁左右),变成,脸超级帅超级英俊近乎男模等级撩妹直男那个自恋颜控都服的依旧健壮的黑豹一样的男人(30岁),再变成,设定是不善言辞经验很少精液很多(不是)的蒙头肯干♂型男人(没有直与不直概念的人)(27岁)他的身份和性格闪光点之后会写。
        人设大改啊,估计这篇会搞个名字,再小小延伸一下,本来只想写个脑洞的(操服直男的那种),可是就变成车了,复健挑一个来续吧,就挑中它了,本来没啥好写了,一写还挺来劲,行吧,补个后续吧。
        可能是最近黑道文看多了,小媳妇受也看多了,比如《趁热吃》,但我的套路会不一样的,人设也不,emmmmm,就这样吧。

之前的半辆车🚙

3p脑洞,一攻二受

首先,攻是个富二代,是要继承爸爸公司的大人物,但是现今经验不成熟,就隐藏身份在公司偷偷摸鱼,顺便十分心机地把和他不对头的人记在小本本上,然后嘿嘿。攻有个青梅竹马的哥哥,这就是受一了,这位朋友人前高冷,对攻十分溺爱,及肩黑长直,日常衬衫西装裤,细腰白皮腿玩年那种。攻对他蓄谋已久,终于在进入公司前表白了,受一刚开始十分震惊啊,又觉得是弟弟什么的,又一想【这可是我最爱的弟弟啊!】就答应了,从此走上了被日得不要不要的然后炸毛然后被顺毛然后又被日的道路。然后攻进入公司遇到受二,受二类型与受一完全不一样,是那种脱衣有肉的类型,八块腹肌啊,臀部曲线啊,饱满大胸啊,都美好得不要不要的。攻经常看着他露出的手臂线条流口水什么的,但是攻略难点在于这是爸爸的朋友,公司的某位高层。虽然才三十多岁,但还是叔叔辈的,没法勾搭啊!攻就装作小奶狗,兢兢业业的,一天不迟到不早退,还没完没了地问问题,专找体现思维和专业的那种。心机度Max啊简直。实习期间,受一还来探班,攻在外面还乖巧.jpg,一回办公室就关门落锁,扒衣开干。受一当然不同意啊,高冷人设好不好,要面子的。攻就趴他身上,硬着下面,偷偷磨他,一边叫哥哥~哥哥~的。受一毕竟弟控,就同意了,被按在桌子上后入操。那个腰弯下的曲线啊,美得不行,攻越战越勇。这时候受二来找攻有事,攻隔着门回答他问题,一边操受一,受一一半清醒一半迷糊,半挣不挣的。直到受二离开,攻才发现受一已经昏过去了,底下射得一塌糊涂。后来攻就继续装乖宝宝,等到时机成熟了,就哭唧唧地和受二表白。受二有点带坏孩子的愧疚,又因为本身还年轻,还不太生气。又有点钢直,就一直没答应。攻一直卖乖,不见成效,终于忍不住了。就把受二拖到卫生间里干了,受二心里抗拒,但是身体还挺爽的,都sheniao了。日后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攻这时接管了公司,让受一来给他当秘书,受二当副总。他没事的时候就干干秘书,干干副总,两个受慢慢就习惯了。还经常三个人一起玩,受一受二一起被搞,但对对方都没感觉。最骚的就是攻的演技和人设操作,连衣服和造型都有对应的。在受一那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大的帅气的还有点可靠的弟弟,在受二那里是兢兢业业的有点可怜有点可爱的小奶狗。受一受二都被吃得死死的,各种play玩得飞起。下一次可能讲攻的小伙伴,另一个富二代的故事,同是影帝,他勾搭了个傲娇明星,红得可以那一种。不造是不是多p,下回再脑吧。

幻真妙境【3】

       第三回  道心种魔复人间 儒生妙引前世缘
       复一甲子,杜子陵游历数地,而心中仍有挂系,虽返乡。所托仙境奇缘,子陵容貌分毫未改,唯鬓发皆长矣。初还乡,人人仓皇而走。细问之下,方知此地出一邪佞,为二十年前一男子产下,生来白发,机心过人,且天生武力超凡。素来身着玄衣,腰配长剑,人人见之,退避三舍,未敢直视其人。子陵惊诧不已,决意祭奠故人之后再度云游,不理凡间俗事。继而启程,未至新坟,但见一少年背影。白发玄衣,手握一柄长剑,立于坟前久久不语。刹那间,剑光如线,少年身影翻飞。落地时,剑刃已与杜生脖颈相贴。少年挑眉狞笑,声似地底阴风“呵,竟未见过你这般不长眼的,今日方得拿梦买个教训!”杜生见他虽神色十分骇人,面容却与那日的道长别无二致。心中疑虑万分,只当道长一时不慎,走火入魔。念及往日提点之恩,便想引其入仙境,让众位仙姝合力一救。

幻真妙境【2】

     第二回    古时景来古时月  新归坟茔新归人(待定)
     杜生兴冲冲下山而去,小径两侧如游廊画壁一般,四时之景齐备,覆薄雾于其上,瞧不真切。只小径仅三尺来宽,却自避雾气,奇哉妙哉。复行数百步,已无前路,方至杜家村。村中景物悉如原貌,泰泰然前行。忽见一对小儿女披麻带孝,跪地掩面,恸哭不止,泪下如雨。二人面前一座新坟,杜生上前细看,不觉呢喃出声。“祖父魏。。。魏春。。。”,竟大骇哑然,难复出一言。杜生颓然一叹,不忍再看,心中苦涩难言。“春生啊春生,是我对你不起!你我此生缘尽,皆是我之过错,今日离去,并非逃避,我定来日相配。”说罢,仓仓皇皇转身而去,若一白日游魂也。后无人复见。
        原这杜生全名杜子陵,与魏春生同为秀才,自小亲密无间。但杜子陵有心于春生,恐流水无情,又正值秋试,心中杂乱无章,于山间散心,方才又妙境一遇。却不知春生亦早有意于子陵,其同窗情谊早已胜过同床 。自子陵入境,春生苦苦等待,却无法逃脱世俗之见,终娶妻生子,于子陵归来前一日撒手人寰。正是:春生秋日死,何苦为情牵?盼君如盼月,一日十二时。明月尚可见,君影无处觅。不见归来日,偏生酿忧思。

幻真妙境

      第一回  杜生误入妙真境  三十春秋方始清
         古时,有一书生名唤杜生,某日失道于山中,莽莽撞撞乱入一山阴之洞。其洞岩壁光滑如镜,道路平整如砌。杜生入其间,见洞内之境与外迥异。实乃:缈缈云烟绕身来,靡靡乐声抚耳去。凭栏抱柱不知数,幻境福地美仙姝。于其间,众仙姝款款相迎,衣袂飘飘,与杜生笑谈甚欢。此后,杜生久住此境,酒有酒客,棋有棋友,或与此些女子弄琴舞剑,品诗瞧画,可不快哉!又过人间三十载春秋,杜生于仙境洞口处遇一道长,此人清朗俊逸,手持浮尘,头戴高冠,出尘之姿不下境中下仙姝。杜生邀其同入仙境,道长闻言谢绝,只叹曰:凡人痴迷,可还愿还乡一看?杜生懵懵懂懂,突一下明白过来,继而大喜:道长此言当真?我心中对一人甚是挂念,愿与他相聚无离分。道长微微一笑,挥动拂尘,便辟出一条路蜿蜿蜒蜒,直通杜家村。
      

         他被牢牢地按坐在椅子上,木制的椅子有着坚硬的椅背和平整而又硬实的椅面,他的屁股和椅面仿佛一体,娇嫩的部位被隔得生疼。他想着要不是有人按着,自己肯定立马弹起来,何必遭这么大罪,可那肩上传来的力量却告诉他,这件事毫无可能。其实屁股的疼痛还可以忍受,他的膀胱毫不间断地传来一股胀痛感,那种感觉好似腹内系了个摇摇晃晃的水气球,坠得难受。源源不断上涌的尿意逼得他想夹紧双腿,‘连眼泪都要逼出来了!’,他想。
         本来好好的夜间运动后睡觉的计划,就因为这禽兽提议让他she niao而宣告泡汤。两人因为这事争执不休,最后就以现在他被按在椅子上为终结。凭什么啊,力气大了不起啊,好想尿尿哦,他心里老大不高兴,却还得努力争取一个去厕所的机会“唉,我说,你有完没完,咱俩玩玩行了。我现在到处又酸又疼的,放我起来,我要去厕所!”背后的混蛋一声嗤笑,手却没松一分力,“宝贝,我知道你不舒服。叫老公啊,叫我就放开你。不过咱可说好了,这回sjplay可不能省了。”自从上次他俩胡天胡地瞎搞,搞到许凌高潮得两眼翻白,下面失禁之后,他就记了好久,一直想着哪天再来一回解解馋。
       正当他想得出神,许凌忍不住了“老公个头,滚开!老子要上厕所!”边说边挣扎了起来,却没能撼动肩上的力量,不由勃然大怒“郑源,你疯了你,给老子起开!”
       未完明天更

脑洞 搞笑来的

ABO设定
有一个白皙娇美的美少年,过了分化期以后,由于信息素好闻的要死,在一众仿佛火锅麻辣烫混煮的抠脚大汉里简直一股清流。于是在每一天放学的小路上,就会有身高一米九的肌肉男,一边撸铁一边对他眼神暗示。美少年哇的一声转身就跑,然后在爱转角成功遇到肌肉男。。。*2。然后每一天的小路上都是夕阳下的奔跑,。。和成指数爆炸式增长的肌肉男,远远看去仿佛体育生集训。
在少年日复一日的努力下,终于在高考的时候以全国第一的跑步成绩考入了一个遍布心机屌的艺校。。。
顺便一提,这是个alpha,而肌霸们都是omega。。。
想不到吧_(:з」∠)_

瞎写,与前几篇无关

       觉以一种近乎滑行的速度,缭绕的黑雾般地自那漆黑的阴影中弥漫而出,但他的脚步又极轻,黑而尖的皮鞋像一片鸦羽,几乎可说是在地面划过。他踏入灯光的投影中,像是踏上了自己的心口,从黑暗中